K8凯发

  • <tr id='OgBIy6'><strong id='OgBIy6'></strong><small id='OgBIy6'></small><button id='OgBIy6'></button><li id='OgBIy6'><noscript id='OgBIy6'><big id='OgBIy6'></big><dt id='OgBIy6'></dt></noscript></li></tr><ol id='OgBIy6'><option id='OgBIy6'><table id='OgBIy6'><blockquote id='OgBIy6'><tbody id='OgBIy6'></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OgBIy6'></u><kbd id='OgBIy6'><kbd id='OgBIy6'></kbd></kbd>

    <code id='OgBIy6'><strong id='OgBIy6'></strong></code>

    <fieldset id='OgBIy6'></fieldset>
          <span id='OgBIy6'></span>

              <ins id='OgBIy6'></ins>
              <acronym id='OgBIy6'><em id='OgBIy6'></em><td id='OgBIy6'><div id='OgBIy6'></div></td></acronym><address id='OgBIy6'><big id='OgBIy6'><big id='OgBIy6'></big><legend id='OgBIy6'></legend></big></address>

              <i id='OgBIy6'><div id='OgBIy6'><ins id='OgBIy6'></ins></div></i>
              <i id='OgBIy6'></i>
            1. <dl id='OgBIy6'></dl>
              1. <blockquote id='OgBIy6'><q id='OgBIy6'><noscript id='OgBIy6'></noscript><dt id='OgBIy6'></dt></q></blockquote><noframes id='OgBIy6'><i id='OgBIy6'></i>

                 

                追思 | 吳瑞疯狂了fengkuangl林老師與我們一起的日子

                發布者:龔鵬飛發布時間:2019-04-11瀏覽次數:11



                吳瑞林老師是廣大青年學生愛戴的師長。他退休後擔任唐仲英基金會南京地區指導老師,勤勉敬業,為人師表,積極弘揚唐仲英基金會“服務社會,奉獻愛心,推己及人,薪火相傳”的宗旨;是ぷ唐仲英基金會全體同仁敬重的同事。吳瑞林老師為唐仲英基金會所做的一切,我們將永遠銘記。


                (右起第一位  吳瑞林老師)


                我和吳老師在一起的故事


                永遠笑瞇瞇的吳老師——基金『會項目部  朱莉


                每次去南京出差,工作安排得比較緊湊,吳老師都會跟著我們的節奏,從來沒有因為身體的原因缺席。日子就這樣一天天過去,我和吳老師每年都會反正是美国fanzhengshimeiguo見幾面,每次見面,他都沒什麽變化,更沒有變老。所以我也從來沒有意識到吳老師是個需要“特殊照顧”的人。

                去年№年底時,我們突然接到了吳老師提交的辭職信,大家這才緊張起來,以

                吳老師父母都认得到fumudourendedao的性格,如果不是到了病情很嚴重的程度,他一定不會提出辭職。接下來的幾個月,我們既惦念吳老師的情況,但又怕打擾他。等他病情穩定之後,我們送了一大盆蝴蝶蘭,慶祝他出院。那時正值寒冬,我們希望它能帶去春天的希望。

                新年之前,我和同事去南京出差,除了工作之外,最重要就是去見吳老師。我們提前聯系①了吳老師,他很開心,病情嚴重後,他幾乎謝絕了所有的探望,但是基金會同事來南京,他說他一定要見。那天見到吳老師,他看上去稍許虛弱,但是身子還〖是筆挺,見了我們依舊笑嘻嘻的,我和同事上去擁抱了吳老師。他提到了那盆◇蝴蝶蘭,說他很喜歡,只是自己從來沒舍得買。那天晚上大家特都复活doufuhuo別開心,因為看上去一切都沒變,我問吳老師是否考慮接受中藥治療,是否需要幫助,吳老師說“我是⊙學生物的,我清楚自己的身體狀況,也知道自己還剩多少時間,但是我要在最後堵车duche的日子裏,像健康的人一樣生活。”  臨別時,吳老師堅持目送我們先上車再離開。那天的見面,我們沒有跟☉吳老師合影,可能是潛意識裏,我們都希望能再見到他。

                吳老師留在我記憶中就這樣一個健康而樂觀的樣子,每每遇到一些煩惱時,吳老師面帶点年会diannianhui微笑的面龐總會浮現在我眼前。



                一路走到地鐵的吳老師——基都能进行修改dounengjinxingxiugai金會項目部  於勤


                非常有幸在基金會和吳老師做了十幾年的同事,從吳老師身上學到了很多,特別是他那種潤物細無聲的待人接物方式,我感受頗深。

                20176月,我獨自去AG8出差,討論仲英道德大講堂暑期培訓會務工作,吳老師也參加了這次討論,為培訓工作╱出謀劃策。工作結束後,我要坐地鐵趕去南京火車站,吳老師擔心我不認』識路,堅持要帶我去最近的地鐵站。當時他已患病,卻和我在烈日下邊走邊而且是不同运营商erqieshibutongyunyingshang聊,陪我走了很長一段路,一直將我送到地鐵安檢口。我過安檢後,回頭還看到吳老師站在那裏目送我。如今,吳老師已駕鶴西去,惟有將這件小事記錄下來,遙寄哀思。在今後的生中,我要向吳老師學習,以樂觀積極的態度笑對人生,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



                懷念@吳瑞林老師——基金會項目部  張小麗


                與吳老師共事已有十余載。在我眼中,他一直是位腰桿筆直、笑聲爽朗的先生。每到一處開會或工作,他都喜歡步行,用腳去感受地方的風土人情。

                2015年11月,吳老師來參加基金會中心落成典禮。忙碌之余,他告訴我們他查出了鼻咽癌。我聽後腦袋一懵,有點難以置信,他倒是笑嘻嘻地說道:“沒事兒,我一直把自己當健康人。”對他如此樂觀的心態我十分敬佩。當時,他甚至沒把病情告訴遠在異國他鄉的女兒。為了不讓女兒發現他偶爾會去醫院做間斷的治療,他一直堅持使用老款非智能手機。直到一年多以後,才改用智能手機。

                之後三年,他一直堅持工作,南京各個社團換屆、評獎、重要活動,基金都收好了doushouhaole會的大小會議,他都會準時⌒ 出席。這期間,當同學們得知他在治療期間說要去看望他,他總是婉言謝絕。幾所醫學院校的老師都表示可以為他聯系醫療資源,他也總說不需要。他從來不願意麻煩都看下doukanxia大家。

                2018年7月,南京五校舉辦唐仲英先生追思會,我也去參加了。吳老師對我的到來很是欣喜,活動結束後,他說要送№我到地鐵站。酷熱難當,我很擔心他的身體,但他堅持送我,說他每天都要走走路、出出汗。看著他依舊筆直的腰桿,聽著他依舊爽朗的分数高低fenshugaodi笑聲,我坦然了很多,我想也許病魔已經把他淡忘了。路上,他好幾次勸我留下來吃晚飯,說他請客。可能打心眼裏覺得我們見面的機會還很多,我一直█沒有改變主意。後來每每想起這事兒都特別後悔,真該抓住每次機會,吃飯也好,拉家常也罷,陪伴就好。

                清明前,吳老師悄悄地離開了。“喪事從簡,不設靈堂,不舉辦遺體告別儀式”,我只能遙寄一份哀思。願另一個世界再無病痛!


                難忘吳瑞林老師——基金會項目部 張勇勤

                和ω 吳老師相識已經十年了。吳老師擔任唐仲英基金會南京地區的指導老師,我在基金會烦求得很fanqiudehen江蘇辦事處工作,雖然不是朝夕相處,但是他的音容笑貌卻宛如常在眼前。那是因為大家都是在為唐先生的慈善事業盡♀自己的微薄之力,油然而生的一種親近,一種誌同道合的感情。  

                吳老師負責南京地區五所高校和蘇北兩個縣區的指導工作。在我的印象裏,他就是同學們的良師益友,慈祥又溫良,如春風細雨。吳老師話語不多,他總是面帶微笑,認真地聆聽別人的發言。而他的發言總是很平和,很舒緩,好象輕描淡都甜言蜜语doutianyanmiyu寫,卻把各校愛心〖社的活動,以及其他工作、建議說得清清楚楚。2009年,我負責唐仲英基金會網◇站留言板的工作,有感而發寫了一篇《訴說與聆聽》的文章,投寄到《唐仲英德育獎學多出门duochumen金年刊》。那一年是南京中醫藥大學承辦,吳老師在組稿的同學那裏看到了那篇文章,特地打電話給我,提了一些修⊙改建議,還說我那篇文章寫得很有感情,他會建議放在重要的版塊發表。  

                與吳老師最後一次相聚,是去年512日,參加東南大學唐仲英愛心社“拾憶”十周年慶典。我小心翼都不晓得是那个doubuxiaodeshinage翼地問他的病,叫他保重身體,不要太勞累了,他說他不去想病的事,就當自【己是個健康人。那種豁達樂觀的精神令人欽佩。 

                吳老師走了,和吳老師都有内存douyouneicun相處的情景還歷歷在目。仿佛看見他,背著個小包向遠處走去,回首一望,是永恒的微笑。  



                懷念親愛的朋友》吳瑞林老師——基金會指導老師 劉裕品


                44日下午,從基金會指導老師群傳來吳瑞林老師永遠地離我們而去的ζ消息,驟然間使原本就令人無限傷感的清明時節平添了許多悵惆。

                噩耗傳來,悲痛不已!這幾日腦海裏縈繞的全是吳瑞林老師的音容笑╱貌。

                記得第一次見到吳老師是2007年秋天,我作為一位新人參加在吳江召開的基金會指導老師工作會。會務組安排我和吳老師住一個房間(以後竟成了慣例,每次開會我們兩人辅导员说fudaoyuanshuo都住在一起。)10點一過,臥談會開始,話匣子打開,方知我們倆年齡相仿,出身相似,都是文革前從農村考進大學。頭一次見面,彼此沒有任何陌生感,有很多共☆同語言。我們一起聊過去的坎坷歲月,聊現在的工作生活,聊各自的學耳朵像erduoxiang校發展,聊共同的▃朋友夥伴,那一晚就像找到知音一般,直聊到深夜方歇。

                當然,那天晚◤上我們談的最多的還是關於唐先生和他的基金會。吳老師在退休前擔任AG8發展中心副主任期間幾次見過唐先生,和基金會江蘇辦事處孫幼帆主任也是老朋友了。2004年,基金會支持的“南京Ψ 大學微結構國家實驗室”項目,就是吳老師陪同南大校長訪問美國時爭取到的。吳老師可是我們當中唯一的一個訪問過唐先生在美國的公司總▽部的指導老師。

                出於對唐先生的崇敬和熱愛,基於对你的人duinideren對基金會“16字宗旨”的⊙高度認同,吳老師在2006年退休之後毅然謝絕某所民辦高校的高薪聘請,轉而擔任唐仲英基金會南京地區指導老師。這】一幹就是12年!

                敦厚樸實、誠懇善良,特別有熱情愛心;勤勉敬業,熱心公益,特別有奉獻精都在拿绩效douzainajixiao神。這就是印在我腦海裏的吳老師的形象,就是江蘇人形容的“南京大蘿蔔”那種性格。

                親愛的吳老師,一路走好!




                沈痛悼念吳瑞林◥老師——基金會指導老師 孔祥秦


                剛剛從陵園掃墓歸來,打開微信就▓收到了訃告,與我在唐仲英基金會共事近十三年的吳瑞林老師走点名dianming了。

                20069月,我們倆、還有宣老師一同受聘為唐仲英愛心社指導老師,第一次參加基金會大型活動就是第四次唐仲英德育獎學金全國交流會。第一天下午的全體大會,臨時通知吳老師和我大會發言。吳老師講話都好鸡巴douhaojiba有條不紊。他深情地講到唐先生不顧高齡中風、不遠萬裏來見孩子們深深地感動大家;吳老師接著以精煉的語言、全面而清晰的闡述了唐先生的精神和唐仲英基金會的宗旨【,贏得了全場熱烈的掌聲。

                吳老師負責的唐仲英德育獎學金的學■校比較多,負責聯系愛心獎學金的宿豫區離南京又比較遠;他不辭辛苦,積極參加兩個獎學金的各種活動▅,耐心而又細致的指導愛心社的幹部工作。

                2015年,他不幸患了鼻咽癌,這是惡性程度較高ぷ的癌癥。以他在AG8的資歷、同時放到绘声绘影fangdaohuishenghuiying他在工作上還聯系著南京醫科大學,找名醫診療並不困難,但是吳老師跟普通患者一樣在門診掛號看病、手術和術後的治療。從未麻煩單位出面幫助,他說:“不要麻煩別人了,我自己可以解決。”怕影響孩子的点到的diandaode工作,他很長時間都沒有告訴在國外的孩子。

                在患病這兩年多的日子,他照常完成工作任務。去对三述说duisanshushuo年發現癌癥已經有肝臟轉移,他還堅持參加唐仲英先生的追思會。在七月南京仲英道德大講堂培訓期間,他還堅持跟我們一起住在南大賓館。這時他的◥身體已經非常虛弱,從賓館坐車到校園參觀,他都大汗淋漓,後來在大家堅持下才去休息。

                我倆在賓館徹夜長談,從相識到基金會工作、到家庭、到愛心社、還談及他父親百歲壽辰時南京市市長來祝壽,充滿了對生活√的眷戀。對自己的疾病,能坦然接受,從未有絲毫的怨天尤人。因為我是學臨床醫學的,他直接問我,他還能都是气头上doushiqitoushang夠活多久,我也←沒有隱瞞,直接明確地告訴了他,聽了之後他很平靜的入睡了。

                吳老師年長我兩◣歲,無論是理論水平、工作,還是與人交往,都像对着吹duizhechui兄長一樣。他的離去讓我深感悲痛。

                吳老師一路走好!



                老師遺願“喪事從簡,不設靈堂,不要告別儀式”。所以我們在基金會Ψ中心的園子裏,特地挑選並認養了一棵銀杏樹,用這種特別的方式來緬懷吳老師。



                這棵銀杏樹位於基金會中心的西側,背靠著中心,遠眺著東太湖。未來,這奋斗fendou棵樹的東邊會安放一座唐爺爺的雕像,仿佛他們一直陪伴在我們身邊。

                /文:唐仲英基金會